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专题 查看内容

火场上空的雄鹰 只为那片青山

2020-6-19 15:10/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83/ 评论: 0/原作者: 张伦

  莽莽林海有一支空中雄鹰队伍,他们翱翔于蓝天白云之间,穿梭在崇山峻岭之中,守护着祖国的绿水青山。在发生森林火灾时,火场上空总会出现森林航空消防直升机的身影。

  M-26重型直升机是当今世界上仍在服役的最重、最大的直升机,在应急救援、森林灭火中更是主力机型,最大起飞重量56吨,可以挂载20吨的重量,驾驶这架巨无霸的空中逆行者们更是神秘陌生而不为人知。


  中国飞龙通用航空公司的M-26直升机,曾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吊运大型设备解唐家山堰塞湖之危,一战成名被誉为英雄机组,是中国通航史上的彪炳功绩。在泰山、山海关、沁源、木里等重大森林大火首当其冲,屡立战功。


  2019年3月,山西沁源森林大火。5天飞行8个架次,飞行30小时,洒下780立方水,若甘霖于野焚。


  山势险要,气流不定,山火引发的烟雾造成能见度低,火场复杂的火势和高压线塔,对飞行影响较大。


  最多时有13架机同时在空中飞行,飞机在低空飞行的危险性大,机组成员要时刻注意保持安全距离。


  M-26体积庞大,维护和驾驶比其他直升机难度大,飞行组6人、机务维修人员5名,共11人,是名符其实的大机组。每次做飞行前的准备,用于打水的吊桶500公斤,需要全机组人员合力才能抬出机外。


  操作员候志航在飞行前做吊桶测试检查。


  发动机是飞机的心脏,机械师们在庞大发动机上检查错落纵横管路中的每个部件。


  “飞机的航电,就像人的任督二脉,得通。”飞机特设师董金龙笑着说,陪伴他最多的就是那些看似蛛网的电路图,在他眼中,飞机的航电系统就和人体的经络一样,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每一个传感器必须要通。“我不能拿飞机开玩笑,更不能拿这些兄弟的安全开玩笑。”


  飞行机组是多人制机组,前舱有配备2名飞行员,1名飞行机械员、1名飞行领航员和后舱2名操作员,成员间的高度密切配合才能完成每一次飞行。飞行机械师员宋昌杰说:“他的工作就像一张织得密密的网,任何数据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发动机运行过程中的状态数据、发动机的温度、飞机吊起10吨水时的功率、多组数据叠加,最后汇报到机长。”每一块仪表的读数都会牵动着他的心。


  打火必须打水飞到火头上空,“干灭它”机长李宝辉通过耳机发出洒水命令,后舱的操作员候志航,一边将半个身子探出窗外,一边快速地按下洒水按钮操纵吊桶,10余吨的水倾泻而下,形成一道宽30米、长300米水带,精准无误地洒在火头,提高了灭火效率,有效地遏制住山火的蔓延。同时他也感到灼热的热浪夹杂着浓烟扑面而来,机舱顿时充满烤焦的气味。


  2020年4月执行四川大凉山木里灭火任务时,山中高耸的高压线塔、江中心横穿的电线是飞行最大的危险。要寻找离火场最近的水源地,机组最后选择最近的雅砻江取水,在准备取水的过程中,飞机多次往返于取水点上空,确保江上无障碍。后舱的飞行操作员侯志航将头伸到机舱外,就在阳光反射的一刹那,终于发现了一条肉眼难以观察的、手指粗细的电缆横跨于江面,避免了一次危及人机的安全隐患。


  螺旋桨产生的巨大风力将水面掀起浪花,调整飞机姿态,下降到距水面40米,将吊桶沉到水中,打起满满一桶水。


  在陡峭的山林里的消防队员,对无法到达的山顶的火点望尘莫及,最想看到的就是灭火飞机的到来,洒下去的水雾会撒到他们身上,不禁发出呼声,说感觉就像人工降雨,要多洒几桶。


  每次灭火归来,飞机刚落地,螺旋浆还没有停下来,操作员已经在检查吊桶有无损伤是否完好,确保投入下一次的使用。


  载运能力强大,在汶川地震将大批的灾民和赈灾物资转入转出,它一次飞行就转移出100多灾民,一运成名,让它获得“空中巨无霸”的美名。


  内蒙古毕拉尔河林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M-26直升机打开了一条空中的通道,大量的人力、物资源源不断地注到火场的中心地带。在扑救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火灾中,米-26直升机相继往火场运兵3000余人。


  M-26机组是“候鸟”机组,护林任务是全年无缝合同,春天在北方,冬天在南方。一个航期要半年,大家朝夕相处,如同亲人。接管山东的70-FW飞机是三年的执管合同,“三年来,我出差1100天,李宝辉850天,隋昊天出差518天、宋腾达570天、李博文329天”机长助理宋昌杰指着每一个人说道。1架飞机,12名成员,坚守在山东近3年,他们手机里存的都是飞行时间表,还有执行任务时每个人的表情包,有冻得蹲在暖气边取暖的机长,有累得不顾形象倒头就睡的领航,有饿得眼睛发光的机务,偶尔大家会把“糗”图拿出来分享一下,在一阵阵笑声中总会有人眼睛湿润,在他们看来这才是原汁原味的生活。


  春天在东北执行任务,多是载人巡护、机降、吊桶洒水灭火任务。一旦发现火点,第一时间把战士放到火场,使火势得到及时控制。


  这次疫情使春节来看望他的妻女滞留在西昌,才使他在十年里第一次有2个半月的时间在她们身边,也是最长的一次陪伴。每次分别两个女儿都会一直哭到看不到爸爸的身影,李宝辉感叹亏欠家庭的太多。

当得知火情被控制时,大家一直绷紧的弦瞬间松了下来。每每问到“你打算在这个行业干多久时”,回答总是一样的“一辈子吧”,他们敢在烈焰浓烟中几进几出,也敢在深夜一个人咀嚼着思念的味道。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张伦

  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民航摄影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摄影家协会理事,现就职于南航黑龙江分公司。多年跟踪拍摄反映民用航空人物、通用航空飞机抢险救灾、森林灭火等航空题材。作品《飞机工程师朝阳除冰》在第26届黑龙江省摄影艺术展览中荣获金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