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图片故事 查看内容

十年长城寻常路

2019-5-23 10:04/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18/ 评论: 0/原作者: 杨越峦

  长城长,路也正长。长城的历史在延伸,长城的传奇在续写。我愿意用影像来记录长城,诠释我心中的长城;当然,长城改变了已往的历史,也正在改变着我自己。
——杨越峦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随着记忆力的衰退,能够准确记住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但我却能清晰记得开始追逐“野长城”的起点:2009年4月26日,怀来县陈家堡长城。这或许是因为长城已经长到了我的肉里面,不觉间已经整整十年了。

  十年来,我见缝插针,利用一切机会,尽可能贴近长城的身影,辽宁、河北、天津、北京、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甘肃、青海、新疆、河南、山东……全国拥有长城的省份,除了黑龙江、吉林,我都走到了,包括新疆罗布泊里的烽燧。拍摄长城的图片超过了十万张,数码、胶片都尝试过;甚至春节期间还在朋友的怂恿和支持下,用超大画幅的2024撒了一把野。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许多朋友看到我的长城作品,都感慨我吃了多少苦。其实,我所能回忆起的却都是与长城厮守的甜蜜,风餐露宿、饥渴艰险这些在别人看起来的“苦难”,在我心头荡起的却是丝丝缕缕的诗意。展览做了,画册出了,侥幸获了几个奖项,因此有人说我功成名就,可以收山了。可我的心却是惶恐的!随着对长城持久的关注和拍摄,我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无知和渺小。

  长城是一个庞大的军事体系,“上下两千年,纵横十万里”是中国古建筑学家罗哲文对长城的概括,如果你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就知道我所言不虚。风雨的浸蚀,时光的阻隔,确实让我们对失却了实用价值的长城颇多无知和误读,长城的密码也越来越难以破解。不少人把长城当成保守、怯懦甚至耻辱的象征,好像即使是秦始皇、汉武帝这样有雄才大略的帝王,也把长城当成草菅人命的屠场。有意思的是欧洲人却把匈奴、蒙古人的劫掠,归罪于长城:长城可把欧洲害惨了!意思是如果不是长城的阻隔,这些游牧草原的剽悍之夫何必舍近求远去袭扰欧洲。世界著名考古学家斯坦因也说,他在长城上看到了进攻的姿态。这一切真的是饶有意味。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十年里,长城和围绕长城发生了很大变化。国民的长城保护意识增强了,不少人和不少组织为保护长城,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缘于贪婪在长城周边私开乱采的现象,得到了一定遏制;重大建设工程在穿越长城的时候,开始变得心有敬畏、轻手轻脚;国家经济的繁荣,在长城边也得到了体现,那一片片的光伏、风力发电就可证明;然而长城边的村庄,大部分走向了空心和衰败;长城边的百姓,依然并不富裕,他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好像一方面在穿越,一方面又在定格……这一切都吸引着我,想用镜头一探究竟,我想聆听长城那发自历史深处的娓娓诉说。

  斗胆用春节前后在河北、山西、北京一带拍摄的长城习作,与大家分享交流,欢迎批评指正。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野长城 系列  杨越峦 摄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杨越峦 

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河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

曾获第八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河北文艺振兴奖等。

摄影专著《中国野长城》获平遥国际摄影节优秀画册奖、香港第24届印制大奖优异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