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图片故事 查看内容

刘世昭:大运河记忆

2019-6-20 11:05/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19/ 评论: 0/原作者: 刘世昭

  35年对人生也许是一段不短的历程,但对于有2500年历史的大运河来说,那只是一瞬间。


江苏省 无锡市 大运河中使船的船民(1982年)  刘世昭 摄



  1981年,我同我的搭档文字记者沈兴大先生一起,各骑一辆飞鸽加重自行车,从北京沿着京杭大运河一路采访到达杭州,当时一共骑行了5000余公里,用时404天,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到达杭州拱辰桥时我们调侃道:“十年以后咱俩再骑一次”。

  然而调侃归调侃,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也没能再合作骑行了。一晃过去35年,我都68岁了!这一瞬间的35年,中国社会、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京杭大运河两岸也是一样,文物古迹的状态、沿运河城镇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与状态都有着天壤之别。2014年包括京杭大运河在内的中国大运河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激活了我再次骑行、拍摄京杭大运河的愿望。


江苏省 无锡市 生活在运河边(1982年)  刘世昭 摄



  在天津海河边,原来黑乎乎的两岸是恋人们的天堂,现在灯火辉煌,这个天堂被游人与居民“占领”了!

  山东临清,曾经“烧”出了北京城!京城的城墙砖以及十三陵的寿宫砖大多产自这里。熄灭了数百年的御砖窑火,又开始生产了!

  山东济宁,依然是大运河航运的最北端。

  在江苏淮安,大运河与淮河在一座大型水上立交桥交汇。

  常州市内,诗一般的小桥流水人家景观被绿地高楼所替代,我好惆怅!

  丹阳农田中的齐梁石刻依然与农民们共生。

  无锡惠山顶上,凌晨就上山健身的市民有了增多的趋势。

  杭州拱宸桥,当年桥的两边布满了工厂,现在厂房成了博物馆,河边成了旅游区,桥上匆匆来往的上下班工人变成了悠闲的游客。

  运河上,以船为家的船民、摇橹的木船和风帆消失了。

  运河边,客运码头、刷马桶的居民也见不到了。

  ……


北京市  通惠河上的庆丰闸遗址(1981年)  刘世昭 摄


山东省 临清县 农民排队交售棉花(1981年)  刘世昭 摄



  面对一路上的各种变化,作为摄影者,我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认可、感叹、遗憾、无奈……但我认为,这些变化还是由时间和历史去做结论吧。

  变化是常态,希望不断有人用影像去记录大运河的变化。


山东省 微山县 串亲戚的渔家(1982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苏州市 说书场(1982年)  刘世昭 摄


天津市 武清县 河西务镇的漕运遗风炸大油饼(1981)    刘世昭 摄


天津市 武清县 河西务镇漕运遗风大油饼下锅(2016年)    刘世昭 摄


山东省 临清县 采棉花的女孩(1981年)  刘世昭 摄


河北省 青县 兴济镇骡马集市(1981)  刘世昭 摄


浙江省 杭州市 拱宸桥(1982年)  刘世昭 摄


浙江省 杭州市 拱宸桥(2016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苏州市 运河上的古石桥(后为吴门桥)(1982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苏州市 运河上的古石桥(后为吴门桥)(2016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常州市 流经市区篦箕巷旁的京杭大运河(1982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常州市 从篦箕巷旁的桥上拍摄的流经市区的京杭大运河(2016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高邮县 京杭大运河边的船码头和河中的唐塔镇国寺塔(1982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镇江市 生活在小码头街的人们(1982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高邮县 高邮湖中的渔船人家(1982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无锡市 大运河中古芙蓉湖遗留下来的小岛黄埠墩(1982年)  刘世昭 摄



江苏省 镇江市 西津古渡(小码头街)的梯道(2016年)  刘世昭 摄


山东省 微山县  南阳岛上搓草绳的孩子们(1981年)  刘世昭 摄


山东省 微山县 南阳岛上放学的孩子们(2016年)  刘世昭 摄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刘世昭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世界华人摄影学会会员

2006年获中国摄影家协会成立五十周年表彰的“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称号。

2009年9月获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和《文明》杂志授予的“文明经典·杰出摄影家”荣誉称号。

出版有《徒步三峡》等。






上一篇:闽在海中下一篇:十年长城寻常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