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图片故事 查看内容

闽在海中

2020-1-7 16:45/ 发布者: fzhxsy/ 查看: 16/ 评论: 0

浯屿开渔节  吴贤宾 摄

山海畅想  杨柳州 摄

耕海牧渔

  泛涛明月广,边海众山齐。福建是海洋大省,海域面积13.6万平方公里,比陆域面积大12.4%;海岸线总长3752公里,居全国第二位;有大小海岛2215个,居全国第二位。福建历史以来就有经略海洋的特质和传统,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郑和下西洋驻泊点以及我国对外通商最早的省份之一,是我国第一个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

  福建居于中国东海与南海的交通要冲,是中国距东南亚、西亚、东非和大洋洲最近的省份之一,海域面积13.6万平方公里,大小海湾125个,海岸线长达3752公里。巨大的海洋资源储量、海洋经济发展潜力和新经济形势正合力推进福建海洋渔业从原来的以传统捕、养为主向以远洋渔业、生态养殖业、精深加工业为主的现代海洋渔业转型。

  福建省拥有“港、渔、景、涂、能”五大优势资源,其海岸线曲折程度,名列全国之冠。福建正着力描绘新一轮“耕海牧渔”蓝图,优化海洋经济布局,突出海峡、海湾、海岛优势,将海岸带打造成具有竞争力的海峡蓝色产业带。


渔女靓影


  蔚蓝的大海与细密的海风,不仅孕育了福建特有的海岸文化,也养育了如大海般风情万千的女性。

  福建三大渔女分别是指生活在东南沿海惠安县的惠安女、泉州蟳埔村的蟳埔女和湄洲岛的湄洲女,她们都是靠海为生,以渔为业,所以被称为渔女,三大渔女以其独特的服饰穿戴习俗一直被世人瞩目。

  三大渔女服饰虽然各具特色,但基本形制还是沿袭传统汉族服饰的制式,上衣都是传统右衽斜襟大裾衫,下装是折腰宽腿裤。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三大渔女的服饰呈现出不同的风格,我们现在看到的惠安女服饰风格是在建国后才逐渐形成的。由于海洋独特的地域环境和渔业生产方式,“重头不重脚”是三大渔女共同的服饰特征。

  三大渔女服饰是汉族服饰中极具典型意义的地域文化服饰代表,是海洋文化背景下独树一帜的服饰文化。

惠安女  吴国群 摄

泉州蟳埔女  朱庆福 摄

湄洲女出嫁  王福平 摄

古厝听涛

  平潭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平潭岛,光长石头不长草,风沙满地跑,房子像碉堡……”平潭原来是一座封闭的孤岛,无论是物质运输,还是人员流通,都存在诸多不便。好在岛上盛产花岗岩和火山岩,于是平潭人就利用岛上丰富的石材建造房屋。石头厝像是平潭海岛居住文化的“活化石”,记录着海岛民居的变迁。

平潭县白青乡白胜村  陈秀容 摄

  “蚵壳厝”是闽南建筑的一大奇观,其中以福建泉州东海 埔社区最为集中。在泉州东海街道 埔社区一带,精致美观而又简单明快的蚵壳厝随处可见。鳞次栉比的蚵壳相互嵌套,整齐地排列于墙体之上,下配花岗石墙基,上用红砖砌成窗框,大面积的灰白色蚵壳与花白色花岗石、红色砖构成一幅幅色彩对比强烈、富有美感的图案。

海洋地标

  由于“三面环山,一面朝海”的地势原因,造就了福建自古就有向海洋发展的特征,素有“海洋省份”之称。在福建发掘出的遗址文物表明,早在新石器时代,福建的先民就已经从事渔猎等活动,各部落之间有频繁的水上交通往来,更有福建先民出行“以船为车,以楫为马”的说法。

  海上活动的频繁,引起航运事业的发展。福建在汉朝时就与浙江、广东等邻省有海上联系,也与交趾、扶南、天竺等国家的使臣、僧侣有来往;隋唐时,福建形成对日、对东南亚、对西亚等的航线;宋元时,福建的海运达到鼎盛状态,与世界上几十个国家有航运或商贸关系。面对如此发达且危险的海上航线,助航标志是必不可少的。古代福建漫长的海岸线上就存在着大量的不同形式的航标。

东山风动石  朱庆福 摄

福建平潭岛石牌洋暮色  吴友亮 摄

泉州市石狮万寿塔(姑嫂塔)  朱庆福 摄

守望马江渡  谢何平 摄

飞虹横渡

  一座桥就是一段历史,它融生活实用性、观赏艺术性、人文纪念性为一体。仪态万千的古代桥梁,显示出深厚的历史底蕴和巨大的文化创造力;雄姿勃发的现代桥梁,更体现了工程材料和工程技术迅猛发展。

  从原始到现代、从简单到复杂、从微小到巨型,在桥梁形式和跨度令人惊叹的进化中,桥梁建设者们几个世纪以来都被同一种精神主导着,这种精神就是远见、发明和勇气。

  如今的各种跨海大桥,更是极大便利了经贸往来。长虹卧波虽无言,却见证了“海丝”之路的历史跨越。

长虹卧金波  陈钧 摄

长虹贯西东  郭娜娜 摄

厦门集美跨海大桥夜色  朱庆福 摄

美丽海岛

  辽阔的海域与山岭遍布的陆地,让福建仿佛是一部打开的“山海经”。而众多的海岛,则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山与海交融的最前沿。

  鼓浪屿素有“海上花园”之誉,岛上气候宜人,处处鸟语花香,宛如一颗璀璨的“海上明珠”,镶嵌在厦门海湾的碧海绿波之中;

  妈祖在湄洲岛上诞生,勇于向大海寻找梦想的福建人,在这里留下了众多海洋文明的烙印;

  火山与大海的纠缠,海蚀的巧夺天工,造就了美轮美奂的海岛;连繁星般散落的无居民岛,也有动人的秘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热衷探索各种海岛,在海岛待上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心情都放松不少。


霞影袅袅伴雁归  潘朝阳 摄

台山岛航拍  卢振福 摄

梦幻琴岛  苏华琦 摄

海丝情牵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在漫长历史进程中,海上丝绸之路创造了享誉世界的海上文明。今天,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历史机遇,为中国海洋事业的发展指出了新的目标。

  地处东南沿海的福建,因为得天独厚的海域优势,历史上曾书写过许许多多海上交往的传奇:泉州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之一,是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港,被称为“东方第一大港”,郑和下西洋使“海上丝绸之路”得到进一步拓展;福州的长乐太平港是郑和七下西洋的重要基地;漳州月港是明朝中后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福建既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陆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在对外经贸文化交流史上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

东山关帝庙  朱庆福 摄

祖庙之夜  郭乘风 摄

闽海雄风——鼓浪屿郑成功塑像  朱庆福 摄

旖丽港湾

  海风激荡,海景入画。福建省背山面海,港口岸线资源丰富,大陆海岸线长3752公里,沿海港湾125处,其中有7个优良深水港湾可大规模开发建设10万吨级以上泊位,有40多公里岸线可建设20万吨~30万吨级大型深水泊位,深水港口岸线资源居全国前列。港口既是福建连接水陆域的重要枢纽、物流发展的重要平台和临港产业布局的重要依托,更是推动海西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

  福建的渔港同样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通过加强渔港商务、休闲、旅游和度假等配套建设,渔港兴,百业兴的美好图景,正随着远航的船帆徐徐展开。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平潭综合实验区等多区叠加的优势,为福建打造新时代改革开放新高地注入了强大活力,也为福建港航发展装上了新引擎。

厦门港海天码头  朱庆福 摄

海滩故事  郑德雄 摄

碧海银滩

  神秘的大海赋予我们生命的力量,也蕴藏着许多美好的回忆与梦想。生命起源于海,文明发轫于海,现代经济的发展更难以离开大海的支撑。目前全球约61%的GDP来自距海岸线100公里以内的沿海地区,约一半世界人口生活在沿海地区,预计这一数字到2050年将上升至3/4。海洋为沿海地区发展带来了机遇。建设海洋强国,要把海洋生态文明建设摆在突出位置,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维护海洋生态健康,守护蓝色和谐家园。

  用海更要护海。近年来福建通过加大资源与生态环境监管力度,大力实施海洋环境整治与生态修复,全面推进海洋特别保护区建设,海洋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成效明显。

  福建加强了海域滩涂生态环境保护,全面实施“碧海银滩”工程和“家园清洁行动”,清除了全省渔港避风港“沉睡”多年的废弃渔船,加大了海水网箱养殖区污染整治力度,定点收集渔排上的垃圾,规范养殖用药和投饵,抓好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分类推进海湾生态环境和旅游景观的整治修复。对生态脆弱的海岛,则以保护为主,或实行保护式开发,探索生态、低碳的海岛开发模式。

乘风破浪  李晋泰 摄

竞赛  林区 摄

新能源   周先丽 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