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新锐 查看内容

顾勤:望湖人

2019-12-25 10:41/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48/ 评论: 0/原作者: 潘佳琪

  “以摄影作为传达自己内心世界和对待生活态度的媒介,用影像去思考个人体验与社会的关系。”
——顾勤



  小桥流水人家是苏州给人的第一印象,依水而望则是苏州人的天性。我选择了苏州发展最为迅速、繁荣的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作为拍摄对象,用影像去记录在金鸡湖周边生活着的新、老苏州人。

  我常常在湖边游走,用镜头去凝视在城市转型期下,人们的焦虑、惶惑、兴奋、欣喜、孤独以及期待,这些复杂的情绪或许只有金鸡湖深深的湖水才能一一包容。在城市化进程中,金鸡湖既融入又远离,它更像是一个容器,承载着我们这个时代个人与社会的梦想和故事。






  当城市被消费,情感被稀释,城市快速发展,高楼耸立似乎成为了城市现代化的统一标准。在老苏州向新苏州的趋同中,苏州还是原本的味道吗?在城市变迁中,苏州人又是怎样的一种心境?

  小时候的苏州,没有如今的繁华。不知何时房子多了,人多了,车也多了,交通拥堵应是全国都屈指可数,房价飙升得让人望而生畏,那个水巷里丁香一样的姑娘似乎已渐行渐远。城市的高速发展给我们带来了物质的饕餮盛宴,却也让人与人之间变得迷茫与疏离。苏州变得太快,也变得陌生。城市越大,人越渺小;楼越高,人的压力越大。对于初来乍到的新苏州人来说,这个城市很容易地让外乡人只把他乡变故乡;对于地道的老苏州来说,自己身在故乡却似异客,苏州正慢慢地变成了他们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新老苏州的交替中,人心往往跟不上城市变化的脚步,新苏州人努力在这个城市里寻找自己的位置;老苏州人则是在缅怀城市的过去……每个人心中都在追寻着一座城,一个住着自己灵魂的城。在城市的物欲喧嚣下,我们普遍存在一种精神的缺失,何处是我们情感和灵魂的家园?我们对于这种无根的感觉充满了焦虑与迷茫,难以寻得心灵的归宿与安宁。

  城市在变,人在换,唯有不变的还是那一片静静的湖水。或许只有当人们依水而望时,才能寻得一片宁静。















评语:城市需要一个“远方”

  顾勤的这一组《望湖人》完成度不太够,但是是我感兴趣的一个话题,那就是城市需要一个休憩之所,城市需要一个“远方”,供你眺望,也供你回望。它所要表达的和我2010年至2014年拍摄的《山水剧场》有部分相似,山水实际上不仅是背景,更是情感寄托之所。

  某一年我去苏州,住在老城。那夜,一位诗人朋友住在金鸡湖畔,和美丽传说与潋滟水景在一起,我很是羡慕。在顾勤的作品中,原来金鸡湖是这么辽阔和抒情的。一个城市一定得有一条河或者一个湖,苏州人的疲乏、焦躁、孤独和亢奋被这一面金鸡湖水摆平。望湖人,有苏州本地人,但我想更多的应该是新苏州人,任何一个城市的广场,外乡人一定比本乡人要多。望湖对这一群新苏州人来说,他们望见的是远方、故乡和亲人,望着异乡的水,想念故乡的人。大概自古以来湖水都是相连的,湖水通过水循环系统连着另一片湖水,全世界的水都是相连的。湖水平复了他们的思乡之情,让他们的精神和肉体都得到了休憩。因此,湖水成为他们独处、冥想、嬉戏、恋爱的首选背景。

  工业化的推进,使得城市和自然成为两极,自然变成了稀缺品。生活在逼仄的城市里,你从未见过城市真正的样子。你对这里的观察是片面的、局部的,所见只是大楼或者街道以及一座完整的建筑物。城市从来只在近处,没有远方,而隔着这一面湖水,你似乎能够看到这个城市的所有,坐在湖边,稍作思量,你为之打拼的是怎样的人生?摄影师用一种低沉的语言描绘了这样的情愫。

陈有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报》专栏作者)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顾勤


江苏苏州人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2011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

2015,入选索尼青年摄影师发展计划

2019,入选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