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影像史 查看内容

岛崎役志镜头下的福州

2019-10-19 15:04/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128/ 评论: 0/原作者: 文/曾璜 翻译/何林全 供图/影易时代 H映像

郊外风景(福州)


  近年来,随着国内社会的富裕,收藏的兴起,一些图像清晰,印制精良的原版照片和摄影画册逐渐回流。其中,出版有《亚细亚大观》《亚东印画集》和《满蒙大观》的“亚细亚写真大观社”出版影像4000张以上,拍摄者中比较重要的有曾任“亚东印画协会”会长的樱井幸三(又名樱井一郎)和多产的岛崎役治。目前收藏到的原版照片表明,岛崎役治在1920-30年代,曾来福州拍摄,其中《亚细亚大观》中关于福州与闽江影像30张,《亚东印画集》关于福州与闽江影像54张,这些原版照片为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在内的中日文博机构所收藏。

位于福州中洲岛上的佛堂


  岛崎役治是日本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情报课直接指导的情报人员,公开身份是日本设在大连东公园町70号‘亚细亚写真大观社’的专业摄影记者。

  国家图书馆李翠薇的研究表明:“满蒙印画协会”于1924年9月开始在大连出版发行《亚东印画辑》《亚细亚大观》《蒙满印画》等摄影集,每月围绕特定主题发行原版照片十张,至1942年连续发行了19年。这些类似摄影手工书的照片尺寸和装帧形式基本统一,每张黑色相册纸约21×30 cm大小,正反面各贴一张大小约10×15cm的银盐纸基的照片,旁边贴有一张印有日文、英文或中文的说明文字,内容包括标题、拍摄地点、情况简介,部分标签上还印有拍摄时间以及所属《画辑》第几回中的第几张。

闽江延平门楼明翠阁1920s


  据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院张明研究员介绍:“2009年,中国国家博物馆征购了一批20世纪初日本情报人员在中国各省拍摄的原版照片,数量达4000余幅。其中就包括了不少岛崎役志拍摄的福州。”

  “从岛崎役治所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出他感兴趣的主要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客货站、海港码头、桥梁、粮仓、市内交通和公路设施、中心广场、名胜古迹、商业街、重要厂矿等。对于城镇,几乎是千篇一律地拍摄城墙、城门或鸟瞰式的城镇全景。对一些重要的军事要地,更是不厌其烦地反复拍摄。岛崎役治不仅拍摄了全景、近景、重要的小路、交通要道、商业中心等,而且还拍婚纱城内外的标志性建筑”,张明介绍道。“在拍摄商业、交通等方面的照片时,岛崎役治也并不仅仅局限于照片本身的内容,而是把照片所代表地区的物资、贸易等内容统计得一清二楚”。此外,岛崎役治还拍摄了当时社会的各阶层人物。大到军事、经济重地,小到能体现中国人生存方式的一座房屋,他都作了精细的考察。”

三把簪。作为福建特色别处无法看到的在妇女头上装饰的三把簪,长约七八寸,有点像双刃短剑,左右2把成X型插在后脑头发上,正当中再插上一把像匕首一样成为一套组合。据说是用来防身的,后被国民政府所禁止。



系统全面的影像记录

  其实自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在华的影像采集人员,除了众多类似于“满蒙印画协会”的机构外,还有大学科研机构、军方摄影师、媒体摄影记者、商业公司的摄影师和在华的私人。比如日本摄影师拍摄了包括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日俄战争、一战日本出兵胶东,济南惨案,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卢沟桥事变和抗日战争(日本称支那战争)等重大事件的照片。在日本军方留下的资料中,每幅作品都配有极为详尽的记录,如拍摄时间、地点、方位、人物(部队番号)、事略等要素,而时间的记载甚至准确到了分钟。

  目前,笔者接触到的日本在华影像采集的大型摄影集有几百本。其中,1901年出版的十三本一套的《支那文化史料》摄影集表明,早在19世纪末日本摄影师就开始了对中国进行系统的影像采集,有关福建的晚清影像就多达近百幅。以出版有《长江大观》(1917)和《极东大观》(1919)的山根倬三为例,他在旅居中国20年间,拍摄了大量的照片,涉及长江流域上海、杭州、苏州、镇江、南京、芜湖、安庆、九江、南昌、武汉、洞庭湖、长沙、荆州、宜昌、巫山、重庆、北京、大连、旅顺、奉天、抚顺、长春等地。此外,关野贞、伊东忠太、竹岛卓一等日本建筑学者的触角也涉及中国各地,著有《支那北京城建筑》(1926)、《热河》(1934-35)等专著。常盘大定、关野贞主编的《支那佛教史迹》(1925-1931)共6册采用照片900幅,内容囊括了广东、江苏、浙江、河北、山东、山西、陕西等18个省的几百家著名庙宇。

闽江的万寿桥


自古以来福建妇女就非常勤劳。男人大都外出挣钱,他们擅长航海,成为海员飘洋过海移居海外,特别是中国海军军官大都出生此地,所以妇女都要努力维持生计。


卖花老人(福州),中国北方也花开花落,但是花这个字在南方带给人更深刻的印象。雨后的南台,某一条小路上遇到的一位卖花的老人。竹蒌上装着像水仙一样的白花,手上还握着像桃一样的小枝条,一路喊着"卖花、卖花"。中国卖花的似乎都是年长者。



稀少珍贵的私人相册

  在留存的日本对华影像记录中,数量最大的是私人相册,且种类繁多。有来华士兵记录下的在华军事演习、战场遗迹、驻屯兵营、军事要塞、行军作战、医疗战俘的相册,也有各类人士拍摄的十分珍贵、独特的影像,如2008年在北京曾出现一套四册装记录日本人大规模移民中国东北地区的相册。

  但是最为珍贵的一本165张照片的相册,是记录了“日本华北派遣军防疫给水部”在北京天坛驻扎状况的私人原版相册。这支称号为“1855部队”的日军是除哈尔滨731部队外,又一从事细菌战实验的机构。二战结束时,日军销毁了1855部队的全部证据。有关学者认为,这本相册是国内第一次出现的1855部队的影像记录,是这支反人类侵华日军细菌战部队存在的铁证,是一本国家博物馆、档案馆级的相册。笔者收藏有一本在榕日本人的私人相册,该相册不仅记录下日本领事馆的方方面面,还有不少拍摄了福州民俗风情的照片。由于私人相册几乎都是唯一的,具有很高的收藏研究的价值。

卖海蛎饼(方言发音Diebian)的小贩,海蛎饼是福州著名的小吃。之外,福州名小吃还有炸米糕,锅边糊等。


身着传统服饰,头顶传统的“三条簪”头饰的妇女。福州女人承担各式户外田间劳动,她们不裹脚,强壮、健康,很有魅力。光滑的黑发上佩有各种银饰和鲜花,服饰款式简朴。



出自媒体的影像

  日本人在闽的影像采集中,还有一批是出自媒体的摄影师。如大阪每日新闻社、东京日日新闻社发行的《支那事变画报》,创刊于1937年8月,先为不定期发行,后改为定期出版,目前有案可稽有100多期,其中包括有日本占领厦门和攻打福建多地的专题摄影报道。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兴起的画报是最有影响力的传媒。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日本朝日新闻社、大阪每日新闻社、东京日日新闻社都发行画报,日本内阁情报部在二战期间还编撰了摄影周刊《写真周报》。这些名目繁多、各种各样的画报留下了很多值得进一步研究的影像史料。

  此外,日本媒体和军方出版有摄影集。1938年,读卖新闻社出版装帧精美的《支那事变写真帖册》,内含50张10英寸原版银盐照片,并有数张三联张的大场景,为日本随军记者拍摄于华南战地,内容有日本轰炸南京,攻占上海、南京、无锡、苏州等地,及被俘的中国抗日军人等,并配有详细的日文说明。每日新闻社1939年出版的《支那事变纪念写真贴》也是一本炫耀日军战绩的精品摄影集,其中包含有46张照片,记录了日本入侵北京、山东、苏北、山西等地,以及沪杭会战、南京会战、武汉会战、广州会战的战况。还有不少日本军方和媒体在二战期间提供给国际通讯社、图片社,如WWP、Keystone、IPU等的摄影报道。

  这批珍贵的民国影像资料,对福建的历史和文化、对国际关系史,对福建的抗日战争史均有较高的研究价值,怎样将它们用于推动当下的历史构建,社会进步,经济发展,文化复兴,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新课题。

在闽江游弋的日本军舰和木排。闽江是福建运输的动脉,也是沟通福州与外界的主要通道。闽江上游森林茂密,盛产木材,从闽江源头的木头和毛竹则采用放排的方式运送,并在福州转运出去。


马尾"中国塔"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曾璜

  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顾问,收藏家。教育部“千人计划”学者。参与创办华辰影像,平遥国际摄影节,为包括《典藏:中国摄影艺术1850-2010》《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等30多本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指南的主创人员;策划了《跨越三个世纪的影像-汤姆森后的福州和闽江》《摄影180年在中国》《早期中国摄影名作收藏展1850-1949》等几十个展览。出版有战地摄影集《波黑:战火浮生》,为联合国儿基会拍摄“贫困地区的中国儿童”,作品入选《摄影文化史》。


返回顶部